主页 > 最新资讯 >
【晨光小说】刘俊伟:矿工张玉的幸福生活
发布时间:2020-01-06 14:29 | 信息来源:红宝石官网

  乘罐升井的时候,张玉打了个响亮的喷嚏,唾沫星子不知溅到了谁的脸上。挤了满满一罐人,明晃晃的头灯把罐内照的通亮,一张黑黑的脸,冲他笑笑,说:“张玉,是媳妇说道你了,新媳妇就是不一样,要不就是你冲的,外面下雨了。”张玉的心里还在纠结工作面那茬没割完的煤,听到工友的戏话,也不禁一笑。罐笼把满罐人提上井口,罐门打开时,盏盏头灯像朵朵花一样。

  张玉确信是媳妇凤子在家念道自己了。于是换衣服洗澡就非常利索,也没有在澡池里泡着抽烟,干净了自己就匆匆回家。

  张玉住在矿上棚户区的一间平房里,走到街口见一辆黑色现代停在离自己家不远的地方,媳妇凤子站在车旁往街口看,两人的目光对视在一起的时候,互相笑起来。

  张玉心想岳父岳母是兴师问罪来了,还是问凤子,“你给准备甚好饭?到饭店吃吧,家里不方便。”“随你吧。”两人说着话就到了家门口。

  张玉把门旁边跌倒的一袋煤扶正,进了家门,见岳父岳母在床上坐着,小舅子小林在耍手机。张玉不知道岳父母的来头,准备好要被数落一顿,笑道:“爸,妈上来了。”又与小林打招呼“小林开的车吧,这里的路不好走。”说着话往杯子里续水。“看咱这家逼窄的,先吃饭去吧。”岳父掐灭烟站起来身,看着往杯子里续水的张玉说:“现在既成了一家人,我甚话也不说了,这次上来,就是要你和凤子回家,你也不要在矿上干了,回去进我铁厂干。我知道你脑子好使,可以经管些业务。自从凤子跟你出来,她妈不知哭过几回,想凤子,再说,你干的这营生也不是好营生,晚下一会班,凤子心里跟着急。”岳母又看了看简陋的屋子和屋子里的陈设。一张双人床,几件简单的灶具,还有两个放衣物的木箱,想,这就是女儿的家,女儿是自己惯下的,却能跟着张玉私奔出来这样过,觉得女儿长大了,有觉得张玉挺有男人气。

  张玉听了岳父的话,忐忑的心定了,依旧笑笑,说:“我知道,爸妈都是好意,为我和凤子好,虽然我的条件差,家境也不好,但甚都不是一成不变的,我不会让凤受委屈的,请你们放心。我不能跟你们回铁厂干,我既要干甚都想干好,营生虽说不是好营生,但我会注意的,再说矿上生产条件逐年提升,对安全也抓的紧,请你们放心,咱先吃饭。矿上马上就要棚户拆迁改造了,以后的日子会好起来的。”

  张玉领着岳父,岳母,小林,凤子,进了矿上比较豪华的一家饭店。吃饭间,小林始终未开口叫张玉一声姐夫,张玉也不在意,只是劝小林不要喝酒。小林还翻眼看了一眼张玉。岳父又讲了许多让张玉回铁厂干的理由,张玉的态度却非常坚决。岳父知道说服不了张玉,也不再劝说。结账的时候,岳父要付钱,张玉对服务员说,“这是我岳父,不能收他的钱,收我的。”服务员就收了张玉的钱。

  凤子的父母就要准备回家,母女俩说了许多贴心窝的话,临走,凤子母亲趁张玉和凤子不注意把一沓钱塞进了被子里。

  送走父母,张玉和凤子在街口站了一会儿,直到看不见远去的小车,凤子的眼里就有泪星子沁出来。张玉看到了凤子的眼泪,拉了一把凤子,说:“回家吧。”正好被路过的工友二锅子看见了,“组长,陪嫂子逛街呢,有这么靓的嫂子就得好好陪着。”

  二锅子嬉皮笑脸的说。“别损我了,你做甚去。”张玉问。凤子冲二锅子笑笑。二锅子也冲凤子笑着说,“我正想到你家。”俩人正说着话,张玉的手机响了,是队长的电话,要张玉回队部办公室。“这么巧,队长没说是甚事?”“没有,我估计是分析机器故障的原因,问为甚早班那茬煤没割完。”

  张玉回到家的时候,天已黑了。凤子见张玉一脸喜色就问:“队长叫你做甚来。”张玉说:“就是我估计的那事,不过,还有一件重要的事,要我参加集团公司的技术比武大赛,让我好好准备。”“真的,那可好,争取夺第一。”凤子就要忙着开始做饭,张玉说:“我做吧。”“咱俩一起做。”两人都很兴奋,张玉把炉火捅旺,屋子里顿时热起来。

  睡觉的时候,凤子发现了被子里的钱,就知道是母亲放的。张玉说,“你爸妈其实都是好人,当初他们不让你跟我,我还挺恨他们的。”“现在不恨了?”凤子边铺被褥边说。“现在不了。”张玉说,“细想,我这人挺有福气,娶到你这么好的媳妇,有遇到这么好的岳父母。”凤子笑了,看着张玉,说:“美的你。”

  “能,有互动节目邀请人唱。上午你把头发染了,染成金黄的那种,出去亮一嗓子,明天是我的轮休我陪你去。”

  第二天上午,张玉陪凤子进了一家新开的美发店。浙江的夫妻俩开的,见张玉和凤子进了门,忙招呼。“染发?”老板娘问。“染成金黄的那种,弄成麦穗。”张玉说。“行,你男人挺有眼光的,你真是好福气。”老板娘边张罗染具边冲凤子笑着,转头又问张玉,“你一块染吧?”张玉在一张排椅上坐着盯着已坐在转椅上的凤子。“我就不染了,我这是正宗的自然黑。”凤子从镜子中看到了张玉,“你焗油吧。”“我不用焗,挺黑的。”老板娘已在给凤子舞弄头发,凤子盯着镜子中的张玉娇嗔道:“叫你焗你就焗了。”“行,依你,焗,看你急的。”老板娘听着张玉的话就笑了,说:“这就对了。”又叫里屋的丈夫,“出来焗油。”

  从美发店出来,太阳光正好。凤子满头金黄的麦穗闪着灿灿的亮光,煞是好看,惹了许多街人的目光。

  “下午好好唱,拣你拿手的。”张玉满脸幸福的对凤子说。他转头望着工区高耸的井筒和独立于山丘间的矸石山,只见矸石山半坡上几棵杨树在金色的光线里随风摆动,他觉得自己仿佛就是其中的一棵树。

  刘俊伟,男,1965年10月生,山西原平市诗歌学会会员,红门书院写作营成员,现工作于山西同煤集团轩岗煤电公司焦家寨矿,居山西原平。


红宝石官网
网站地图 人才中心
Copyright © 2006-2019 YONGHUI SUPERSTORES, All Rights Reserved. 中国福建省福州市西二环中路436号 消费者服务热线:4000601933 陕ICP备13008997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 35010202000593 法律顾问:通力律师事务所 翁晓健、张洁律师团队本站由红宝石官网建设维护